当前位置: 首页 > 法苑文化 > 媒体报道
法国刑事诉讼法改革的特点
申 军
  发布时间:2020-10-16 10:39:24 打印 字号: | |

法国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对1958年刑诉法典作了诸多修改,涉及到刑事诉讼程序的所有阶段,包括但不限于受害人、侦查与预审、轻罪与重罪的审理、恐怖主义与有组织犯罪以及国际互助等议题。相关法律效能是否得到增益,相关实务运作是否得到简化,具体实践效果又是如何,均值得持续关注。

    法国法中的刑事诉讼法典,是指有关刑事诉讼立法规范的法律集成。其最早可以追溯到法国国民公会于1795年10月25日通过的轻罪与刑罚法典。该法典的名称取自于1764年出版的意大利法学家贝卡利亚的同名专著。它的条文计有646条,涵盖了警察法庭、轻罪法庭、重罪法庭的结构及职能、相应刑事诉讼程序及刑事处罚等内容。

    该法典维持了法国1791年刑法典确定的将罪犯单独囚禁的所谓“拘束刑”,此刑后由1810年拿破仑刑法典废除。另外,它对公诉及附带民事诉讼亦作出区分。根据它的规定,刑事重罪是指可被判处苦难刑或加辱刑的刑事轻罪,相关刑罚只能由重罪法庭宣判。前述说法已被法国1992年刑法典取消。

    法国1795年轻罪与刑罚法典后被法国1808年刑事重罪预审法典所替代,后者于1808年11月16日正式公布,共包含643条法律条文。虽然从其称谓上看,该法典仅与侦办重罪的审前司法信息阶段相关,但其内容还包括了审判程序以及有涉判决执行的问题。这部法典针对刑事案件的侦查、预审及审判职能进行了划分,将犯法行为区分为刑事违章、刑事轻罪和刑事重罪三类。

    另外,它用预审法官替代了法国1791年制宪议会创立的指控性陪审团。它还将纠问式及抗辩式诉讼相混合,即在预审阶段沿用1670年路易十四法典的规定,特征为秘密的、书面的和无抗辩的;在审判阶段则承袭1791年革命法典的规定,特点是公开的、口头的及抗辩性的。

    法国1808年刑事重罪预审法典从1811年1月1日起生效,后经数次演变。比如,1897年12月8日的法律规定,犯罪嫌疑人有权在首次接受预审法官庭讯时即要求律师协助;1933年2月7日的法律则旨在更为有效地保证公民的个人自由。

    上述法典自1957年开始被法国刑事诉讼法典所取代,后者的序章及第一编由1957年12月31日的法律公布,其第二编到第五编则由1958年12月23日的政令发布。该刑事诉讼法典分别于1959年3月2日及1962年3月1日在法国本土及海外省生效,并借由1983年6月27日的法律生效于法国海外领土。1996年3月28日的政令则使法典的全部内容延展适用到相关海外领土,其第六编也由此创立。

    法国1958年刑事诉讼法典(以下简称1958年刑诉法典)自生效以来,陆续成为1993、2000、2004、2007和2008年实施的司法改革的修改对象。比如,2000年6月15日的法律巩固了受害人的权利,创设了自由与拘押法官,2004年3月9日的法律设立了针对有组织犯罪的诉讼程序。法国2019年3月23日编号2019-222的司法改革及2018-2022年度规划的法律(以下简称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 ,则对1958年刑诉法典作了诸多修改,涉及到刑事诉讼程序的所有阶段。

    具体而言,在该部总计110条的法律中,第42条到第70条均涉及刑事诉讼法的改革,包括但不限于受害人、侦查与预审、轻罪与重罪的审理、恐怖主义与有组织犯罪以及国际互助等议题。以下就具有特色的改革内容予以介评。

    民事方的权利之巩固 (受害人权利)

    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第42条加强了对于刑事案件受害人的权利保护,修改并新设了1958年刑诉法典的相关条文,具体如下:

    依据经过修改的1958年刑诉法典第10-2条的规定,司法警察官员和干员得通过任何手段告知刑事案件的受害人,其有权得到经过相关法令批准的受害人援助协会的协助。2019年11月29日的关于认可援助违法行为受害人的协会之法令由此颁布,并已于2020年1月1日生效。

    由于此类协会自此须经法国司法部认可,因此其被赋予了可在法国全境介入的法律框架,相关对于受害人及其他合作方的使命也得以明确。值得留意的是,法国的司法警察官员涵括了诸多种类的、有一定级别的法国公务员,比如市长也可归入此类;司法警察干员则是指法国国家警察部队的警察或国家宪兵部队的宪兵。

    前述法典第15-3条也被修改。基于该条的规定,司法警察官员及干员必须受理刑事受害人的报案;如果接到报案的是无区域管辖权的刑事警察单位或服务机构,相关报案仍应被受理,如有必要,它将被转交到有管辖权的单位或机构。

    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第42条还创立了1958年刑诉法典第15-3-1条。根据相关规定,受害人可以选择通过互联网平台报案,但不得被强行为之。对相关报案的标准化信息进行自动化处理的地点,被视为是违法行为的发生地。如果相关事实的性质或严重性证明确有必要,刑事侦查人员还须择日进行对相关受害人的听证。与此有关的2019年5月24日的适用法令及2020年6月26日的部令也已颁行。

    1958年刑诉法典第420-1条有关刑事案件民事方的构建亦被修改。自此相关构建能够通过电子通讯的方式履行,而不仅仅限于使用带回执的挂号信或电传。但相关受害人需在开庭前至少24小时将此告知法庭。如果相关期限未被遵守,但法庭在检察官要求适用法律之前的确知悉了此类信息,民事方的构建要求应被接受。

    1958年刑诉法典第391条亦得以补充。依据它的规定,当庭审通知已被投寄给受害人但无法确认是否被其收讫,相关法庭可视情况先对公诉案件作出判决,再将民事诉讼部分的开庭审理移后。相关庭审日期须被法庭固定并须告知受害人。

    推迟期限出庭的程序之创立 (轻罪的审判)

    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第60条创立了一种新的推迟期限出庭的程序。依照由此订立的1958年刑讼法典第397-1-1条,并结合该法典原有的第395条之规定,针对犯有最重刑期至少为6个月的轻罪现行犯、或是犯有最重刑期至少为2年的轻罪非现行犯,如果针对被告人的指控足以令其在轻罪法庭出庭受审,但尚未获得诸如药物或技术检验等结果,因而案件尚不能被迅速审判,那么共和国检察官(坐镇一审层级的司法法庭的检察官)即可适用此种新创立的程序。

    在其2019年3月21日作出的决定中,法国宪法委员会声明上述法律条款符合法国宪法的规定。可资补充的是,1958年刑诉法典还规定了迅速出庭程序,其所适用的轻罪类型与上述新程序一致,不同之处在于相关案件已处于可予审理的状态。

    根据推迟期限出庭的程序要求,共和国检察官可以请求轻罪法庭在最多2个月之内进行相关案件的庭审。到庭审日为止,轻罪被告人(法文表述和重罪被告人的不同)可被置于司法控制之下,或在电子监控下被监视居住,或由自由与拘押法官临时拘押。

    值得阐明的是,此种程序唯有相关被告人在律师的协助下方可进行,后者可由被告人自主选择,或是由律师公会会长指定。迅速出庭程序的相关要求亦是如此。

    在作出采取该种新程序的决定之前,共和国检察官需要听取被告人及其律师的意见。对轻罪被告人采取何种限制或剥夺人身自由的措施,自由及拘押法官也须先要听取相关被告人或其律师的意见,再对共和国检察官提出的相关措施请求予以裁决。

    特别重罪法庭之实验性创立 (重罪的审判)

    法国审理刑事案件的传统司法机构包括轻罪法庭和重罪法庭。前者是司法法庭内设的审理刑事轻罪的分庭,可以判处至少2个月到至多10年刑期的监禁。后者是坐镇于上诉法院的审理刑事重罪的法庭,是非常设的、有陪审团的省级司法审判机构,可以判处10年以上直至30年的有期徒刑或是终身监禁。

    根据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第63条的规定,以及2019年4月25日的相关实验部令,从2019年5月13日起,以实验形式创立的特别重罪法庭率先在法国的7个省适用,实验期限为3年;相关庭审实践从2019年9月1日开始。2020年5月,法国国民议会批准了法国政府将实验延展到30个省的建议,而非原先设定的9个省,其目的显然是为了缓解重罪法庭不堪重负的庭审压力。

    据此,如果一个重罪被告人可能获刑15年或20年,其可在所在省份新创立的特别重罪法庭受审,条件是须为成年人,且非刑事惯犯。前述重罪法庭同样有权受理与重罪相关联的轻罪案件。预审法官或上诉法院的预审分庭可以就此提出相关审理倡议。

    如果特别重罪法庭在案件辩论之中或结束之后认为,受审的重罪案件可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或是终身监禁,相涉案件得转交给重罪法庭。如果重罪被告人出庭时已被拘押,其将被继续临时拘押到于重罪法庭出庭受审之日。如果其未被拘押,特别重罪法庭在听取了检察官及被告人律师的意见之后,可以决定向其发出拘禁令或逮捕令。

    特别重罪法庭在审理案件时无需大众陪审团在场,这与包括6人或9人陪审团的重罪法庭明显不同。如果此类法庭实验获得成功,未来获刑至多20年有期徒刑的刑事重罪,或将不再会由大众陪审团审判。此举或许也会促使重罪法庭今后仅专注审理可判30年徒刑或终身监禁的重罪案件。

    作为一审层级的刑事审判机构,特别重罪法庭包括一名庭长及四名助审法官,由清一色职业法官构成;相关人员均由上诉法院第一院长在其司法辖区的法官中遴选。对该法庭的判决若有异议,可根据一般法之情形向2000年新设立的重罪上诉法院提起上诉。

    需要注明的是,此文所称的特别重罪法庭,法文字面意思为重罪法院,与约定俗成谓之的重罪法庭的区别仅仅在于,所使用的表达“重罪”意涵的法语词汇不同。考虑到它们之间的具体差异,笔者将之称为特别重罪法庭。

    除了以上所述的几个特点之外,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对1958年刑讼法典某些其他条款的修改或废止也值得留意。比如,法国司法警察官员从此不再能够基于共和国检察官的授权以及法官的核准,与有涉刑事违章及某些轻罪的犯罪嫌疑人达成金钱交易,即令其赔偿损失或支付罚金。再如,禁止违法行为人出现在诸如犯罪发生地或受害人居住地之类的地方,相关禁止出现的期限最多为6个月。最后,在预审的框架下,运用电话监听所调查的犯罪须是至少可获刑3年监禁的犯罪,而相关刑期要求在改革前的规定为2年,此外预审法官还要证明诉诸此项措施的必要性。

    综上所述,法国2019年司法改革与规划法对法国刑事诉讼法作出了诸多变革。相关法律效能是否得到增益,相关实务运作是否得到简化,具体实践效果又是如何,均值得持续关注。

    (作者系法国执业律师、法学博士)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赵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