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动态
从摸着石头过河到经验层出不穷
——广西法院推进破产审判工作向纵深发展
  发布时间:2019-08-08 08:39:32 打印 字号: | |

   近年来,广西法院除了成功受理《印象·刘三姐》营运公司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重整案、柳州正菱集团及53家关联公司合并重整案外,还成功受理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及关联企业破产重整系列案件、广西阳鹿高速公司破产重整案等在区内外有重大影响的司法重整典型案件。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摸着石头过河到典型经验层出不穷,广西法院的破产审判工作如何做到由粗放到规范再到精品?

    带头引领,推进破产审判整体发展

    2018年7月,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一起涉及债权人3940人,涉债权总额超338亿元的重大疑难破产重整案件——柳州正菱集团有限公司及53家关联公司重整案,广西高院再次成为全国首个受理关联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件的高级法院。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广西高院专门成立了以院党组书记、院长黄海龙为组长,分管领导为副组长的专案领导小组,统筹协调各重大事项。合议庭提高政治站位,根据该案矛盾尖锐、人数众多的实际情况,多次向院领导、自治区政法委进行专题汇报,并赴柳州与相关单位进行沟通协调,制定各项措施,有力保障了该案第一次和第二次债权人会议的成功召开,该案重整计划草案各表决组除出资人组外均高票通过。

    “经过6个月零26天的不懈努力,该案终于重整成功,有效保护了债权人合法利益,使企业能够存续发展。”该案审判长周家开告诉记者。

    2004年诞生的大型山水实景演出项目——《印象·刘三姐》,开创了中国旅游实景演出的先河,成为广西旅游的一张活名片。但在2017年,《印象·刘三姐》的营运公司——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由于不当地为实际控制人、股东以及关联公司的债务提供连带担保,背负了巨额债务,面临破产危机。

    “案件受理后,在广西各级党委、政府大力支持下,招募了新的重整投资人,经历了“失血-止血-输血-造血”的过程。公司终于恢复了运营。”广西高院民二庭庭长蒋太仁介绍。

    经过3个月零21天的努力,该案的重整程序全部完成,实现了债权人利益的最大化保护,有力维护了社会稳定和金融安全,保护了企业职工和当地老百姓的利益,促进文化创意龙头企业重焕生机,守住了旅游文化国际品牌,实现了多方共赢。

    据悉,该案是企业破产法实施后全国首例由高级法院审理的破产案件,是广西破产审判团队精心打造的第一个精品案件。

    广西高院通过加强办理这类重大疑难案件,以上率下,以点带面,为全区法院破产审判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参考和指引,进一步增强了全区法院办理破产案件的信心,提高了企业破产重整案件的成功率。

    2016年,全区法院受理破产案件36件,同比增长40%;2017年,全区法院受理破产案件162件,同比增长350%;2018年,全区法院受理破产案件522件,同比增长222.22%。其中2018年结案421件,结案率80.7%。

    逐渐壮大,为破产审判提供坚实保障

    “近年来,破产制度因应时代需求受到全国各地法院密切关注,广西起步较晚,加快制度构建及完善成为全区法院破产审判工作重中之重。”蒋太仁介绍。

    2015年,广西高院首先成立了破产案件审理方式改革试点工作领导小组。2016年,全区各级法院结合工作实际,陆续成立破产案件专业审判庭、破产审判团队或合议庭。

    目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民事审判第五庭,配备1名庭长、2名副庭长、5名员额法官、4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民事审判第四庭,配备1名庭长、1名副庭长、4名员额法官、2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荔浦县人民法院也成立了专门的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对于没有成立清算与破产审判庭的其他中级法院和基层法院,也均按广西高院要求成立人员固定的破产清算案件合议庭或指定专人负责破产案件审理工作。

    为规范破产审判工作,广西高院制定一系列配套机制,其他法院也结合工作实际陆续出台相关制度,有效提升了审判破产案件的质效。广西高院民二庭与各中院破产审判庭室或团队建立破产案件月报制度,对正在审理的破产案件实现动态、长效的监督、指导及台账机制。

    此外,广西高院还积极与相关部门、各界联动协调,推动建立破产“府院联动”机制。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2018年6月,协助自治区政协召开《关于加强人民法院破产审判工作的建议》重点提案办理协商座谈会,促成10多家相关单位达成共同构建多项破产专项制度的共识。

    敢于担当,不断破解破产审判疑难

    在审理柳州正菱集团重整案期间,管理人负责人意外受伤住院,在病房中仍坚持工作,整个团队每天超16小时工作,全力确保程序推进不脱节。正是基于合议庭法官、管理人等各方主体合力工作,充分发挥“府院联动”机制的作用,破解重整难题,使处于债务僵局5年的正菱集团得以重生,债权人、职工、税收利益得到有效保障,分批共计免除了200多名职工债务人的连带保证责任,这些职工的家庭从背负巨额债务的绝望中得到解脱。

    “自己作为正菱集团重整案与《印象·刘三姐》重整案的主审法官,一直是边干边学,边学边干,办理破产案件的过程,也是学习破产法、实践破产法、探索破产法的过程。”广西高院民二庭法官李娜说,作为审理破产案件的法官,在接受案件时,就意味着责任的开始,就必须以问题为导向寻找案件审理最恰当的路径。

    由于破产案件审理工作压力大、工作强度大,破产法官除了要具备全面的专业知识外,更需要在破产审判中充分运用司法智慧,解放思想、探索创新,增强沟通协调能力,提高快速处理疑难问题的审判技能。

    “不论是《印象·刘三姐》运营公司桂林广维文华旅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还是柳州正菱集团重整案,广西高院审判团队为此辛勤付出、忘我拼搏,充分发挥了法官的司法智慧,体现出了广西高院不畏困难勇于担当的精神。”蒋太仁说。

    正是广西法院有这样一支敢于担当、无私奉献的破产审判队伍,广西法院破产审判工作得到了最高人民法院、自治区党委、政府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肯定。

 
来源: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周晓丽